第3章 爬山涉水
书名:仙宝贝 作者:徐秀军 本章字数:2195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1 19:26:25

三人落坐后,残席撤下,家丁沏茶倒水上水果点心。

白员外看向白凤说道,女儿你师傅今日前来教你练琴和功夫,这里有我在就可以了,你去后院去忙吧,不要乱跑接触不三不四的人!

李东虽然年轻,但不是傻子,从白员外话中听得明白,对方根本瞧不起自己这类人,他目光看向白凤。

白凤起身甩袖嘴巴翘的老高很生气,哼了一声说道,爹,我今日不想见那个尼姑,更不想练琴,练功!我就要在这里和大侠说话。

白员外啪一拍桌子大吼,你说什么,敢顶嘴,快点回到后花园见你师傅去,否则我可不客气了!

李东赶忙起身劝说,白员外和白凤二位别为了我起争执,我马上离开。

李东说完转头就走被白凤拦住。

白凤小跑到白员外面前叉腰侧脸问,不客气,能怎么地,看你凶巴巴样子!白凤脸色已晴转阴了眼泪眼圈打转。

白员外皱眉头乐呵呵说道,我的乖女儿,刚才爹说的是气话奥,你可以留在这里,快快坐下吧。

白凤哼一声甩袖坐在椅子上拿起一串葡萄不剥皮开吃。

白员外一摆手让李东坐下说话,此时他才发现李东穿的衣服很眼熟胸口绣着大侠二字,明白了!女儿说的大侠就是他!

李东说道,白员外实在不好意思,我醒来时候躺在你女儿结婚婚房内。

白员外听完后一阵狂笑说,年轻人你误会了,你昏迷时候是我吩咐家丁把你临时放在婚房内的,是婚房不假,不是我女儿婚房。

李东不知何意认真听着。

白凤手里拿着葡萄问,爹,婚房你从来都不让别人进去里面到底是谁的婚房?

白员外喝口茶说,大人事情,小孩子不必过问太多。

白凤拿起零食不停的吃回答,不告诉就不告诉呗,反正我也不感兴趣。

白员外上下打量李东总感觉很面熟问道,年轻人你来自那里要去何方啊?

李东没有隐瞒把自己是李一同儿子事情告诉白员外,这次回来把他爹和母亲合葬,然后回李家村老宅内落脚,李家村老宅是他唯一栖身之地。

白员外不听则已一听大吃一惊,手里茶碗晃动叮当响差点掉落,起身来到李东面前仔细打量五千多眼,把李东看的不知所措浑身不自在。

白凤吃着辣条看着他爹很反常上前说,爹你这么看李东难道他是文物不成。

李东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往边上移动,看到白员外眼神直勾勾害怕他咬人!

白员外突然变得殷勤起来,砰,一把抓住李东手说,孩子,原来是你啊,按照辈份来说,你的管我叫大伯呢。

这里就是李家村啊!

李东听到是李家村激动的眼泪夺眶而出,终于马上可以回到老宅有了安身地了。

他出生就离开李家村,眼前冒出来的大伯他根本不认识,只好认真听白员外说话。

白员外拉着李东来到长椅并排坐下问,孩子,你出生时候母亲就死了,你父亲抱着你疯狂乱跑不知去向,这些年你们都去了那里,怎么过活的?

白凤眼珠乱转咀嚼辣条认真听着。

李东总算遇到家乡人了,把自己多年和父亲在外漂泊事情讲述一遍,备注:李东所讲都是他父亲告诉他的。

李东从小跟随疯疯癫癫父亲东奔西走,住过山洞,桥洞,窑洞,水帘洞,去过乡下也进过城,跨过山河也越过大海。

李东八岁时候父子俩流落到一座玉彭桥城中,疯疯癫癫李一同牵着李东黝黑小手眼珠乱转四处打探,天空朦朦胧胧咔嚓电闪雷鸣哗哗下起大雨,李一同听到雷声特别害怕,惊慌失措双手挠头捂住耳朵啊啊大喊大叫四处乱窜。

李东吓得在大雨中哇哇哭喊,爹,爹,爹,使出稚嫩力气拼命追赶父亲,父子俩跑进一座荒废菜园院中,菜园靠东院墙有两间石屋二人一前一后进屋。

在李一同踏进屋内一刹那一道闪电划过,紧跟着咔嚓闪电雷响,李一同被雷劈击中顺势倒地砸出一个深坑浑身散发一股烤肉味道,还别说,有五成熟味道还不错!

李东扑上前没哭没喊看着李一同浑身和黑炭一样,头发还噼里啪啦冒火花乱响和爆爆米花似的还挺好玩,观察一会后伸出小手去扒拉李一同头部,李一同猛地坐了起来露出洁白不齐牙齿,嘿嘿一笑,把幼小李东吓得哎吆一声连滚带爬顶着大雨跑到菜园外偷看!

李一同来到菜园院中来到大水坑旁蹲下洗漱,突然跑到石屋门口两只手举高高迎接瓢泼大雨,此时他犯病眼神状态全部消失,完全被雷劈恢复正常人,他冲着高空大吼三声,啊,啊,啊声音传出去很远很远。

李东早已被浇成落汤鸡躲在菜园角落目不转睛盯着李一同观看,李一同焦急万分大喊,我的,东儿啊,我的东儿啊,你在哪里,你在哪里。

他呼喊跑进屋内寻找无人,快速来到院中迎面撞见李东自己走来,他抱起李东跑进石屋避雨,李一同精神恢复正常第一次正常人眼神打量自己儿子一万多眼,斧子二人抱头痛哭一场,哭罢多时,大雨未停止石屋内房顶破旧还漏小雨,父子二人蜷缩着石屋角落饥肠辘辘昏昏沉沉入睡。

等他俩醒来时候周围围绕男女老少两百多人议论纷纷,大家交流过后,当地人士集体商议把破旧废弃菜园送给他们父子,就这样经过李一同辛勤劳作扣大棚种菜,盖了新房,套了院墙,父子俩生活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。

李东慢慢长大,突然有一天夜里听到东屋一声惨叫,他匆忙跑过去看到李一同被烧的面目全非死去,李东嚎啕大哭把父亲火化骨灰装进瓷瓶带回李家村和母亲合葬。

李一同死的那一夜没有电闪雷鸣,具体怎么死的外人不得而知。

李东只是把自己从小经过苦难怎么落脚讲述一遍,他八岁到十八岁中间有很多大事发生只字未提,一场人,仙,魔,惊险刺激,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