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有客来
书名:沐林剑雨 作者:六月兰若 本章字数:3350字 更新时间:2021/02/19 22:36:11

吱呀声响起,一个身材瘦弱的少女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。

“给我吧!”沐南山说道。

小茹不敢迟疑,将汤药递给了沐南山,之后又看向躺在床上的沐辰风,小脸上充满着担忧,她也希望公子可以快点好起来。

“你先下去!”沐南山又吩咐道。

小茹离开了,将房门关好,屋内又只剩下父子二人。

沐南山端着汤药,耐心的将汤药一勺一勺喂给沐辰风,整个过程持续了十多分钟,沐辰风也不敢睁眼,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沐南山。

汤药喂完以后,沐南山又停留了一阵才离去,期间也没说完,就是沉默。听见房门关闭的声音,嘴里还残留着药味的沐辰风内心可谓是百感交集。

“师尊,我得多久才能修炼?”沐南山走了之后,沐辰风稍稍恢复情绪,开始关心起修炼起来。

“暂时就不要想了,你现在这幅模样,光是养伤就得半年左右,而且伤还是其次,重点是这幅躯体的经脉已经尽断,还得想办法修复经脉。”道天的话语传来,当头给沐辰风泼了一盆冷水。

沐辰风愕然,有着原主人的记忆的他当然知道经脉对于武者的重要性,就好比没有铁轨火车跑不起来一样,他也想过躯体重伤肯定会对修炼造成一些影响,但没想到是直接断了武道一途,不过所幸从师尊的语气中听得出虽然困难但还是有办法的,不经让他送了一口气。

“有劳师尊了!”沐辰风笑着谢道。

有一个神秘的师尊,对沐辰风来说就等于在这个两眼摸黑的世界有了灯塔,照亮了他前行的路,让他不再感到迷茫。

既来之,则安之。

经过数日的天人交替,沐辰风接受了自己新的身份,他没打算和沐南山解释,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解释,在加上对自己鸠占鹊巢有些歉意,他便决定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将原主人的责任一同接了过来。

况且沐南山这段时间的细心照顾,更是让他感受到了什么叫父爱,虽然灵魂不是同一个人,但血液里流淌着是割舍不断的亲情,那种无微不至的照顾,使得他心里最后的那一点疙瘩也没了。

于是,在数日之后,沐南山又一次探望他的时候,沐辰风便刻意苏醒。

看到儿子醒过来,沐南山自然高兴无比,老实说,那种程度的内伤他都感觉儿子挺不过了,可没想到老天爷保佑。

小茹更是喜极而泣,沐辰风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茹都不知道怎么安慰,也说不了话,只能朝着她眨眨眼,示意她别哭。

白青青也来了,与记忆里的一样,长得楚楚动人,可就是全程都板着脸,丢下一句不冷不热的好好养伤之后就走了,再也没来过。

沐辰风瞬间对白青青的印象差了不少,但也没往心里去,反正他也不会和这位成婚,而且看对方的样子,怕也是这个想法,只是碍于受了自己家的恩惠不敢开这个口。

本来按照道天的猜测,沐辰风的伤保守估计都要半年才能好起来,可神奇的是,在沐辰风的体内有着一股浓郁的生机药效,之前道天也没注意,可沐辰风的恢复速度实在有些超乎常理,道天便亲自探查一番,发现在沐辰风体内竟然是一枚五阶的生机丹。

丹药虽然没了,但仅凭着残留的药效道天能百分百确定这是五阶的生机丹,从药效发挥来看,应该是半个月之前服下的,道天略一推算,正好就是沐辰风穿越来之前,是在原主人刚刚出事故之后就被人强行服下的,而那个时候,他都还没来。

道天心中略有猜测,并没有将自己的发现告诉沐辰风,日子一天天过去,醒来之后的半个月,沐辰风的身子也恢复了一些,不过还是不能落地行走,沐南山找了小荷郡最好的工匠制作了轮椅,于是,初临异世半个月的沐辰风第一次出了房间。

房间外是一个小院,小院莫约三十多个平方,角落里长者一颗孤零零的树,正直冬季,树叶已经全部掉光,看上去死气沉沉的。

另一边则是放置着两个石锁,一个木桩,木桩旁是一把利剑,沐辰风看向这三样东西,似乎是看到一个少年正在拎着石锁做深蹲,站在木桩跟前徒手击打,朝着虚空挥剑,他看到少年汗如雨下,气喘吁吁,看到双拳遍布血迹也不曾停下,也看到少年脸上写满不甘和眸子的执着。

那凹进去的地面,被磨光石锁,面目全非的木桩,以及迟钝的剑锋,在记忆里是那么的清晰,不管风雨,不分日夜。

“老天爷,你的确不公啊!”沐辰风长呼出一口气,为原主人鸣不平,光是这里的记忆就占据了大部分,看着难免有些伤感,他心里轻声道:“你的心愿我替你完成,如果有来生,希望老天不再负你!。

“公子,还想着修炼呢?等你伤好了,在修炼不迟,不过这次可别那么拼命了。”小茹推着轮椅,开口道。

小茹只是沐府的仆人,根本没有资格修炼,所以她根本不知道沐辰风其实已经不能修炼了,当然,那是在没遇到师尊的情况下。

沐辰风点点头,也没解释,“我知道,小茹,推我去外面走走吧!”

小茹没有迟疑,只当是公子昏迷了这么久,在房间里憋坏了,想出去透透气,虽然也有这意思,不过沐辰风却是更加好奇这个世界的样子,仅仅只是记忆可满足不了他。

于是,沐辰风坐在轮椅上,小茹在后面推着他,二人出了沐府,漫步在小荷郡的街道上,

地面是青石砖铺就而成,小茹推得很慢,倒也不是很颠簸。沐辰风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世界,房屋建筑几乎都是以木头为原材料,街道两旁是各式各样的商铺,也有小贩在街上吆喝,这里没城管,没有人会驱赶他们。

路过烟花之地的时候,小茹悄然加快了速度,脸上带着几分羞涩,沐辰风倒是好奇的看了两眼,急的小茹差点推着轮椅跑起来,她可听说去里面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不希望公子以后变成这种人。

沐辰风无语,可也无法解释,之所以好奇不就是想去看看吗?

“公子,前边就是沐氏丹坊。”一路看过来,大约花了半个时辰,小茹指着前面的一个商铺说道。

沐辰风顺着小茹手指的方向看去,是一个两层楼的商铺,相比附近两旁的其他商铺,沐氏丹坊明显要大的多,此刻正有不少人进进出出,沐氏丹坊所面向的消费群体乃是武者,普通人治病都是去医药铺,丹药铺是武者才会去的地方。

因为在小荷郡外有一片山脉,名叫邙山山脉,山脉里有许多的元兽,元兽浑身都是宝,可攻击性极强,只有武者才有办法制服,不过若是碰上厉害的元兽,一些武者搞不好也会丢了性命,受点伤更是不用多说,这个时候丹药就尤为重要了。

“过去瞧瞧。”

在沐辰风的示意下,小茹又缓缓推着沐辰风走向沐氏丹坊。

丹坊外面有阶梯,仅凭小茹的力气是没办法将沐辰风弄上去的,不过好在二人刚到丹坊门口的时候便被里面的伙计发现了,对自家公子当然是认识的,连忙找了人搭把手将沐辰风抬了进来。

进了丹药坊的沐辰风率先闻到就是一股药味,但这里的药味却是带着一股清香,闻上两口使人精神都为之一振,前世那些医院进去就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,尤其是消毒水的味道,特别浓烈。

“我父亲呢?”沐辰风扫视一圈,却是没有发现自己父亲的身影,按理说这个时间段,沐南山应该在商铺。

其中一个伙计心直口快道:“老爷在二楼,好像是白姑娘的朋友来了,正在上面...”

咳!咳!

这位伙计话还没说完,旁边的另一个伙计便假意咳嗽打断了他的话,然后笑着道:“公子,老爷和白姑娘正在上面谈生意,公子若是有事,不妨先回府上等待。”

沐辰风看着两位伙计,心思飞速转动,他身体虽然是个半残,但脑子却非常好使,一看这后面开口的伙计就是在说谎,倒是第一个心直口快的那伙计说的是真话。

“白青青的朋友?”沐辰风暗自皱眉,他虽和白青青没什么交集,但白青青哪来什么朋友?

在白青青来自己家之前,他们一家人都是四处奔波,居无定所,自己的父亲和白青青父亲是好友,但在两年多之前白青青一家人遭遇了劫匪,白青青的父亲愣是拼着最后一口气将她送到了自己家,在临终前指定了二人的婚约,沐南山见到是好友的遗愿,也就没有拒绝,如今都两年多过去了,哪儿冒出来一个朋友,而且就算是朋友,什么朋友这么大面子,竟然能和父亲谈上话?

直觉告诉他,这其间怕是有什么他不清楚的猫腻。

他手指在轮椅扶手上敲打,半响之后,心中呼喊道:“师尊!”

经过这段时间的交流,他知道师尊就一直在他身边,只需要心中默喊就行了。

“何事?”道天的话语传来。

沐辰风当即将心中所想表达出来,随后,在沐辰风的脑海中,便是有着一幅画面徐徐展开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